員工天地

胜负彩六场半全场开奖结果:五十感懷(總第8期)

2012-05-31 16:22  作者:管理員  瀏覽:5496

 
      當虎年的鐘聲敲響的時候,一個人生的數字在內心深處顫動了一下。四十不惑的時候的確不惑,沒有感覺到年齡的急速攀升,一晃十年,如此之快!五十知天命,自己知道了什么呢?回頭看看,人到中年,有喜悅,有傷感,有隱隱的痛。
     人到五十,經過的生離死別多了,對一些問題有了自己的看法。
     十歲之前,不知道生活滋味。天是藍的,草是綠的,回家遲了恐父母會生氣,往往看太陽落山急急回家。憂愁和小孩子不沾邊,天寒地凍也不過如此,饑飽也無所謂。喜、怒、哀、樂瞬間飄過,兩個弟弟有病因無青霉素藥而夭折??醇筧說難劾?,自己渾然不知痛。過年的歡喜也沒有多少,因為沒有新衣服,也沒有多少好吃的,最多幾個水果糖。小男孩曾經想扎個辮子,為什么女孩能扎辮子而我不行呢?那個時候天是藍的,草是綠的。
     十歲到二十歲之間,饑寒交迫,青春期游移不定,人生關鍵的抉擇,等等。這個時候吃不飽是最大的痛苦。七十年代,自然災害頻繁,糧食極度貧乏。生產隊以每個人勞動記工分,每天也就掙幾分錢,父親有病不能參加重體力勞動,母親一人勞動,工分自然就少,年底決算,分的糧食可想而知。那個時候我好想快快長大??!每年寒假,生產隊給土地運送土肥,家家都有架子車,我們沒有。要等別人送完,才借架子車,等啊、等啊,時間好長。人家都回家了,長長的土路上只有我們母子拉著借來的車子送土肥。好不悲涼!八零年高中畢業,又逢包產到戶。分到的生產工具和土地基本是最差的,一年勞動得來的不夠一家人吃飽。二弟輟學,12歲開始了生產勞動,30年過去了,他依然在家鄉的那塊土地上勞作。那個時候,我想離開土地,真的好想離開。痛苦的抉擇,算是掙扎吧。選擇了補習參加高考。1983年的春天,高考在即,終于因營養不良,感冒發燒,肺炎發作而離開學校。班主任張老師說:身體要緊,回家休息去吧。父母知道我的倔強,把唯一的生產勞動用的一頭驢賣了給我治病。三個月后順利的參加了高考。被寧夏大學新聞專業錄取。喜悅伴隨著痛苦,來的那樣艱辛!
     二十歲到三十歲,在艱難困苦中,家庭、叔父、村子里面親戚朋友,幫湊鼓勵,才完成了學業。心里壓力并沒有減輕,知道自己的責任。那個時候完全可以遠走高飛,南方建設如火如荼??勺約號膊歡挪?,不是因為故土,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留戀。三十而立的時候,結婚了,但沒有什么事業可言。人生步入了常規狀態。
     三十歲到四十歲,兒子誕生,一家三口開始了又一代人的生活。心高氣揚,以為世界是自己的,把學校學的給了社會。也許是骨子里的一種懶惰吧,事業上沒有什么建樹。平平淡淡,平靜的自己都不能相信,但事實的確如此。好在有家庭的支撐,也沒有感覺到寂寞無聊。
     不惑之年已過,看生活、看世界有了一些不以為然。一個明顯的感覺,身體有時候感覺有點累,工作上不在爭強好勝,順其自然。喝點酒后第二天感覺還在醉。單位同事誰家有事,自己便去燒香磕頭,以為送走了一個靈魂。一幫朋友在一起的時候,話多了,講自己的過去,談感想。有時候自己在思索,是不是真的老了?是心老了還是人老了?仰或心里有病了?說不清楚!
     人到中年,父親離開已經三年了,一直想寫點文字以紀念,然而就是下不了筆。不知道從何而起。突然感覺到責任原來就是:送走老人,撫養子女,養家糊口。五十歲了才知道這個,慚愧??!
     五十了,還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,也有不懂的事情。
     真的就知天命了嗎?(固原網絡分公司經理 郭廷明
許可證編號:寧ICP備12000368號-1 地址:銀川市金鳳區北京中路66號  
Copyright©2006 - 2019 试机号的应用 www.wafhh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寧夏廣電傳媒集團 版權所有